超污绿巨人app

“喔哈哈……喔哈哈……”

“我天界第一邪神钟亡终于自由了!我我钟亡自由了!哈哈……”

钟亡矗立在囿封冰海之岸,张臂狂啸久久,然后又四外奔腾,为自由狂啸,为自由癫狂……

“哼!催动控精邪咒,休要让他跑了!”

“对!立即控其精神!”

宙巫和漆哀看到钟亡癫狂之态,不由大惊失色,叫喊中,先后掐诀,嘴唇翕合,嗡嗡咿咿,不绝于耳。

“啊!”

钟亡正在畅快奔跑,突然感到一阵精魂剧痛,浑身犹亿刃劈砍,令其痛不欲生!不由驻身惨叫一声。

“嗯哼!”

“是你们两个黑暗蠢物在破坏本神的好兴致,真是可恶!”

“轰!”

钟亡重重的冷哼一声,蓦然回头,巨大的麒麟头上,翠色发虹狂旋,天球一般的赤红双目中射出道道骇人寒芒!

让宅男入迷的MM性感身段

随即狂啸一声,伸出巨臂宏掌,轰然向渺小的宙巫和漆哀拍了下去!

还在吟哦咒语中的漆哀和宙巫自然早就有了准备,看到上空一阵漆黑后,立刻化作两团烟雾躲开了。

致使钟亡的巨掌一下砸到了一片囿封冰海之岸上的山脉之上。

这片山脉立刻轰然蹦飞,化作漫空石尘沙雾。

“哼!既然着了本宙巫的道儿,还想反抗!那本宙巫还怎么称黑暗三宙的魔慧之神!

可笑你钟亡竟然还曾是天界第一邪神,竟然连本宙巫的话也敢信!这场赌局你已经输定了,我们没那么好心,让着你仙精清醒去做任何事的!

本宙巫向来只相信傀儡,不相信清醒的任何灵命的!不好意,本宙巫和钟亡已经利用漆能邪毒彻底侵吞了你的仙精!

不消我们施咒片刻,你钟亡会乖乖跪在我们脚下的!”

不过钟亡的咆哮狂拍,并没有吓到宙巫和漆哀!他们逃躲之后,身躯也蓦然胀大千万里,变得和钟亡差不多大小。

佝偻着身躯的宙巫,褶皱如山的脸上,两只黑瞳如山洞,泛着黑虹,冷笑道。

“哈哈……”

“什么愚蠢宙巫,也就在你们黑暗三宙所有的愚蠢魔物中,你算有点儿智慧罢了!所在我们生宙,你宙巫都不去一头灵兽聪明。

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本魔神怎么会听任你的摆布也呢!告诉你吧,你们迷精迷亡魔灵封印我的只是本钟亡正灵仙精的精壳而已。

本钟亡的真正精核早已经暗中隐匿了起来!你们根本就没有得手!听明白了吗,是你们愚蠢,还是本钟亡英明!

什么乱七八糟的赌局,我钟亡向来只喜欢胜利,对不知输赢的赌从来不感兴趣!

你们如果想活命,赶紧滚!趁现在我钟亡急于去寻回十方钟,没工夫杀你们,否则你们很快就会变成黑暗黑暗死尸的!”

钟亡心中突然想起虚潇修炼十方钟的事,转身留下这些话,就欲奔跑而去。

“轰!

“呱呱……”

“呀呵呵……”

宙巫和漆哀听闻钟亡的话,不由像乌鸦和鬼魅一般,邪笑连连!

他们哪里肯信钟亡的话,邪笑的同时,魔体内,一边魂念继续默念控精邪咒,一边双手也有了进攻动作。

宙巫仍旧祭飞漆黑魔杖和漆黑魔阳,两大黑暗魔器,呼啸于空,不停爆出无限漆黑毒虹,轰向钟亡。

而漆哀则单手托着死亡黑塔,另一只手不停向其输入玄魔能力,使得死亡之塔,也射出道道攻象,呼啸卷向钟亡。

“我哈哈……”

“我还以为,黑暗三宙残活下来的蠢物,多少也应该有两下子吧,原来本钟亡想错了!

你们这些蠢物,不仅智慧愚蠢,神功法诀竟然也这样龌龊不堪!还自称是古灵圣战之后呢,简直就丢你们老祖宗的脸!

不!本钟亡忘了,你们祖宗就连实质的魔体都残缺不全的,怎么会有脸呢!简直就丢你们老祖宗的魔精尊严!”

钟亡一阵冷嘲热讽,斥骂漆哀和宙巫。

“呸!钟亡!赶紧闭上你的生宙臭嘴!我们祖宗没脸,难道你们生宙之祖就有!?

你们生宙贱灵生得千变万化,奇形怪状,哪比我们黑暗三宙无形魔体还好的!”

漆哀听到此话,立刻便羞恼成怒,不由进攻中,仰头爆出狂啸之声。

“轰!”

“轰!”

钟亡被激怒,疯狂轮着双臂,横扫上挑下砸,动作接连不断,不停的逼向漆哀和宙巫。

只管进攻,不管防守!

“你,你你钟亡不要命了,竟然不躲避我们的进攻!”

宙巫蓦然发现钟亡招招同归于尽的进攻方式,进攻之

余,咆哮大叫。

“哈哈……”

“我钟亡何惜一条仙命!说起来我钟亡早就不在乎生死了,能多存活一刻都是赚的!

在囿封冰海之中存活至今,就已经是奇迹了!

今天我钟亡突然又获得自由了,更是奇迹中的奇迹!既然你们想让本本钟亡的仙命!那好啊!那咱们就一起起好了,反正我钟亡是死是活,都无所谓的!”

“轰隆隆!”

钟亡说着话,根本连看都不看漆哀和宙巫是如何进攻的,飞奔着巍峨的身躯,扬臂就朝对方狂砸!

“呀呵呵……”

“呜呱呱……”

钟亡的这种进攻方式,漆哀和宙巫虽然阴险狡猾,但是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效仿的,因为他们都把一条黑暗残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不可能去选择和钟亡同归于尽的。

故而他们看到钟亡进攻的做法,死得死去活来,咬牙切齿,没办法,不停的后退躲避,然后狂念龙控精邪咒!

然而无论怎样吟哦,钟亡再是惨叫,但他飞扑进攻,同归于尽的招数,丝毫不变。

竟然逼得漆哀和宙巫近乎哭爹喊娘,不停的退避远遁,最后干脆咆哮着遁走了了!

“哈哈……”

“蠢物!你钟亡生宙老祖宗是那么好惹的,就凭你们还想操控我钟亡当傀儡!真是什么梦都敢做!

今日姑且放过你们,去夺回十方钟要紧!

漆哀!宙巫!你们两个黑暗蠢物给我安心等着,本钟亡夺回十方钟后,立刻就来取你们的蠢精!

哈哈……哈哈……”

钟亡狂笑声中,呼啸而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