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5影视官方网站下载

罗蕾莱对此次事件中的“异界之神”没有清晰的认知。

只能够暂且套入自己熟悉的事物中。

将其比作抑制力,或者是拥有抑制力级别力量的存在,而这些异世界战士就相当于异世界的英灵,如果这样理解的话,就很容易想到突破点。

——规则。

抑制力存在其特定的行为规则,那这位命运之主呢。

“请问,这是可以肯定的事情吗?”罗蕾莱保持着必要的礼仪对卡普询问道,“我是指,命运之主有多大的可能性会针对我方世界的危机做些什么?”

她在试探。

试探那位异世界之神也必须要遵守某些规则。

作为长期和抑制力打交道的魔术师,罗蕾莱很清楚,正面与神对抗是极其愚蠢的事情,在神也要遵守的规则下尽可能靠近自己的目标,才是正道。

“多大的可能性?”

卡普隐隐猜到了罗蕾莱在收集情报,但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双手撑在自己的大腿上,摆出一副思索的样子,然后咧嘴笑道:

清纯嫩白美女格子裙写真阳光下好明媚

“我不知道。”

“不知道吗?”罗蕾莱眉梢微挑。

“因为我们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战争啊。”卡普依然保持着笑容,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我们在命运之主他老人家的手下,只不过是一群新人。”

“新人?”罗蕾莱有些难以接受。

她通过远坂时臣,对这些活动异世界战士或者说获得了足够多恩赐的人的实力有一个大概的印象。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拥有着威胁世界安危的力量。

甚至远远的超过魔法的拥有者。

但就是这样的存在,竟然只是一群新人?

可怕,而且极为棘手!

“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他老人家的事情,不如想办法自己问?”卡普忽然说道。

“自,自己问!?”罗蕾莱眼瞳微缩,声音都有些变调。

即便她也难以保持镇定。

那可是难以想象的神祇!

如果有谁说能够和抑制力沟通一下,那肯定是在说梦话,或者对抑制力一窍不通的门外汉,那是意识的结合体,是世界本身,是决定一切的规则!

罗蕾莱的脑海中,命运之主已经有一个高高在上的形象,就好像是一切的主宰。

所以在听到卡普的话后,才会像这样失态。

“那个……”贞德似乎是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如果是说命运之主的话,那是一位很仁慈的大人呢,见面谈话也不会给人太大的压力,怎么说呢,只要心怀尊敬,并且受到祂的喜爱,就像是一位意外的很好说话的长辈?”

贞德的脑海中回忆着沈默的一举一动,的确很像是长辈。

偶尔也会有任性的一面。

比如说像所有的会员表达他的不满什么的。

明明是一位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强大神灵。

“贞德小姐,不,圣女殿下。”罗蕾莱的声音中带着连她自己也察觉到的颤音,“难道,您已经觐见过了?”

“嗯。”贞德轻点了下头,似乎还有些不太好意思,“见过两次,祂似乎一直在冬木市闲逛,对了,肩膀上还有一只白色的猫,长相年轻,很英俊,有种独特的气质,所以很好认。”

罗蕾莱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即便刻入到骨子里的完美主义,也无法克制她此刻的震动。

那是一种难言的感觉。

一想到街道上那些血脉普通的平凡人中,混入了一尊或许比抑制力还要强大的神灵,就有种颤栗感,甚至无法再用过去的眼光直视这些平凡人。

等等——

白猫……长相年轻……

嘶——!

罗蕾莱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画面,那是过来的路上,坐在车中的随意一瞥,毫无特殊,也不在意,若非有着天生的强大记忆力,更不会回想起来。

自己竟然与命运之主交错而过,没有行礼,没有关注,甚至将之视为一个平凡人?

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让罗蕾莱猛地站起来,然后又坐了下去,面容都有一丝丝扭曲。

完美主义者,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就是强迫症。

她这一生有违贵族言行的时刻加起来都没有今日一天多。

“啧,真是无趣的人。”金闪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相比于其余的事情,竟然更在意意义的礼仪?无趣到了这种程度反而很少见了。”

“所谓的贵族,原本就是一言一行自有章法,若不然,贵族与其余人又有何差异。”罗蕾莱似乎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平静的反驳道。

“嗯?”金闪有些意外。

这位少女的血脉论,竟然不是因为血脉感到自傲,而是为了完美的言行而自傲吗?

“我收回我的话语。”金闪露出了颇有兴致的表情,“你看似死板而无趣,但实际上还是存在有趣的地方。”

“多谢赞美。”

罗蕾莱理所当然般的收下了赞美。

然后看向贞德,有些紧张的问道:

“圣女殿下,不知道可否为在下于神灵面前引荐?此前见面而不知的失礼,无论如何也要传达歉意与赞美。”

既然得知那位命运之主是可以觐见的,罗蕾莱自然不想放过机会。

不但为了这个世界,更是为了巴瑟梅罗的荣耀。

“这个……”贞德有些迟疑。

每一位会员其实通过徽章,都可以联系上沈默,但没有谁会随意的这样做,沈默再怎么和善,身份也是摆在这里,况且那份和善的前提是她们心怀尊敬。

“果然,这个请求过于失礼了吗?可以理解。”

罗蕾莱看出了贞德的为难,也不觉的意外,反而理所当然般的点点头。

那可是来自异世界的神祇,已经超越了所谓血统的范畴,其本身就是难以想象的高贵,哪是这么容易能够见到的。

但就在此刻。

一道身影慢悠悠的推门走了进来。

正是带着绯鞠的沈默!

就这样串门一样普普通通走进来?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翘起二郎腿的吉尔伽美什,都有着一瞬间的呆滞。

这就好像一群屁民正在讨论国王,突然间国王就这样随意的走了进来。

懵逼、惊讶、难以想象,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