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深夜释放红心福利无限看

黑暗混沌的幽影庭院内,巨鹿阿莫恩正在小心翼翼地操控魔力,尝试摆弄着不远处的魔网终端,魔法女神弥尔米娜则有些无聊地蹲坐在一旁,思维发散般眺望着远方那弥漫起黑色闪电与混沌几何团块的天空。

当然,考虑到她并没有腿,其下半身只是一团看上去仿佛长裙的云雾,这种所谓的“蹲坐”应当更像是压缩了云雾,改变了自己下半身的形态。

“结果就只直播了开头入席以及致开幕词的部分啊,”昔日的魔法女神回头看了正在研究魔网终端的阿莫恩一眼,语气中带着一点点遗憾,“后面就变成几个被称作‘嘉宾学者’的人坐在房间里不停地聊天分析了……”

“其实我觉得那几个凡人的‘时政分析’环节还是很有意思的——可以了解到其他人是如何看待这种能够改变世界格局的事件,”阿莫恩说着自己的想法,“他们在尝试让普通人也开始关注这个世界的变化,而且看上去颇有成效,这不是很有趣么?”

“好吧……这件事本身还是挺有意思的,”弥尔米娜叹了口气,“但其实我更想知道现在他们的会议进行到哪一步了……”

“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对公众直播的,”阿莫恩用一种“我很懂”的语气沉声说道,“更何况他们的会议至少也要持续好几天,甚至十几天,总不能一直直播下去。”

“你也不过是刚刚接触魔网通讯,倒显得好像很有经验似的,”弥尔米娜忍不住看了阿莫恩一眼,“话说你研究明白了么?研究明白了就换回魔影剧,我还没看完。”

“我怎么记得这魔网终端是我的?”阿莫恩忍不住说了一句,随后又有些好奇地用魔力切换着魔网终端的一些额外功能,“我正在研究该怎么打开这个神经网络介入开关……真奇怪,这里明明有一个功能,但按照你说的操作之后它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弥尔米娜皱了皱眉,一边转身过去一边随口说道:“我看看?”

片刻之后,这位昔日的魔法女神摇了摇头:“放弃吧,不是魔网终端的问题,是上层节点没有对我们开放——神经网络介入开关用于切换这个装置的收发模式,打开之后魔网终端就不仅仅可以用来单方面接收魔网中的公共信号,还可以让我们接入神经网络……听懂了么?这东西不可能对我们开放的。”

阿莫恩似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不可能对我们开放?”

弥尔米娜这一次显得很有耐心:“因为一旦我们进入神经网络,就可以主动和网络上的其他用户联系,可以在网络中发布信息,甚至如果再做一些信号转换的话,它还可以让我们进入神经网络中的意识平层,进入那座由心像世界架构而成的‘起源空间’。”

粉嫩清新可爱美少女明眸齿白温馨靓丽

阿莫恩并不擅长魔法领域的事情? 但他的思维速度和理解能力仍然很强大? 而弥尔米娜提到的那些词汇中有一部分他也曾听过,所以很快他便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你说的是那个将许多凡人的意识连接起来的网络?这个装置可以让我们进入它?”

“就是那个? 神经网络? ”弥尔米娜点点头,“魔网是神经网络的物理基础? 神经网络是魔网中的一个应用结构,它将许多地方的许多人都连接在一起? 我当初就是通过神经网络的节点下潜到意识海边缘? 并在那里利用非指向性思潮洗去自身神性的……”

“……那他们确实不能让我们进去,”阿莫恩发出一声叹息,“对神经网络而言,我们的心智是个巨大的危险因素。”

这位昔日的自然之神叹息着? 显得有些遗憾? 但一旁的弥尔米娜却突然间沉默下来,她仿佛想到什么,眼睛直直地盯着不远处的魔网终端,这很快引起了阿莫恩的注意:“怎么?你又想到什么了么?”

“这套魔网终端是特制的,为了让无法行动的你也可以进行控制? 同时适配你这庞大的身体,它的每一个结构都重新设计过。”

阿莫恩的眼睛中浮动着淡淡的白光:“所以呢?”

“所以如果高文·塞西尔真的不想让我们接触到神经网络? 不想让我们有机会对外发出信息,他完全可以直接不装这个功能——装上这个功能之后又从上级节点把信号切断? 你不觉得这么做很矛盾么?”

“我纠正一下,是不想让‘我’接触到神经网络? 而不是‘我们’——这东西是我要来的? 怎么就莫名其妙变成我们两个公用的了?”阿莫恩忍不住提醒着已经在这里赖着不走了很长时间的弥尔米娜? 但紧接着他也承认了对方的疑惑很有道理,“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如果他真的不想让我们接触神经网络,干脆就不应该留这个功能。”

弥尔米娜没有回应,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不远处正在播放新闻节目的魔网终端,不知思索了多少东西,才突然露出一丝笑意轻声说道:“……他确实是个很有趣的凡人。”

……

塞西尔城北岸,形如巨大金字塔般的帝国计算中心内,一座大厅中灯火通明,大量魔导装置和技术人员正处于紧张繁忙的工作状态——大厅中央的心智枢纽表面灯光闪烁,符文涌动,其内部不断传来嗡嗡的低沉声响,心智枢纽周围则直接连接着十余个正处于联网状态的浸入舱,透过透明的舱盖,可以看到身穿白色制服的节点学徒正静静地躺在里面,在离心智枢纽更远一些的地方还可以看到许多操控台,那些操控台上方浮动着各种图像和数字的投影,数十名工作人员正在忙忙碌碌。

除此之外,在大厅的四壁上还可以看到投影上去的、令人联想到深海的复杂符文,数名灵能歌者正漂浮在大厅上空,在他们身边则漂浮着一颗被水晶容器保护起来的大脑,和战场上使用的、规模较大的“湿件伺服器”比起来,这颗大脑的外接设备明显更少,其整体体积也明显更小——它是专为室内试验环境制造的新一代设备,被称作“伺服脑”,它可以如大型的湿件伺服器一般为灵能歌者提供额外的算力和魔力辅助,扩散灵能歌声的效果,尽管防护力和稳定性明显逊色于军用型号,但在实验室环境中使用却刚刚好。

在灵能歌者和伺服脑的操控下,人耳无法察觉的低频振荡充斥着整个大厅,为大厅中的所有人提供着心智防护的效果。

一名身穿白色黑纹短袍的技术人员从某个控制台前离开,走向大厅中央的心智枢纽,这名技术员的制服上带着一个特殊的徽记,它看上去如一只正在俯瞰大地的眼睛,但在眼睛以及象征着大地的横线之间却有两把交叉的匕首,在这徽记下面,则是一行醒目的字母:

神灵解析实验室,研究员编号1175。

这名技术人员手中拿着资料夹,快步来到心智枢纽旁,一位带着单片眼镜、气质看起来儒雅斯文的中年男子正站在这里,专注地分析着某个装置所投影出来的参数。在察觉到有人靠近之后,这位中年男子转过身来:“发生什么事?”

“尤里节点学士,”研究员立刻回道,“特殊终端的监视装置刚才发来信号,‘那边’刚才好像在尝试接入神经网络,不过已经被拦截下来了。”

尤里——这位昔日永眠者如今的身份已经是帝国计算中心的“节点学士”,这是专攻神经网络、脑机领域的高等级研究员的称呼,他在听到研究员的报告之后忍不住抬手扶了扶自己的单片眼镜,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看样子单纯观看节目已经无法满足那位正在休假的神明了……他发现了魔网终端的新功能么。”

“或许……不只是一位神明,”研究员看了一眼手中的资料夹,脸上露出有些古怪的表情,“我们连续收到到数次操作习惯明显不同的记录,且终端内的激发装置也收到了未记录过的魔力波动,显然那套装置不只是一个‘人’在用。”

尤里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古怪起来,随后他摇了摇头:“果然如此……还真被陛下说中了,但竟然一钓就出来了么……”

“需要介入么?”研究员忍不住说道,“这好像不太符合我们一开始的想法。”

“……不必打扰,保持观察和记录即可,”尤里摇了摇头,“现在这情况也在计划之中,只不过算是B计划了。”

说到这里,他再次扶了扶自己的单片眼镜,表情认真起来:“样本反馈和过滤之后的结果怎么样?”

“目前结果符合预期!”研究员立刻带着一丝兴奋说道,“在经过非指向性思潮的‘过滤’之后,来自‘那边’的精神污染出现了极其明显的削弱,而且在魔网信号跨界传输的过程中,非指向性思潮也没有影响到正常的通讯,其本身波动也始终处于正常值。事实证明神经网络最深处的‘混沌’数据区确实可以有效消除神性污染,且不会影响到网络本身的安全性!”

尤里静静地听着来自下属研究员的汇报,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了几次,最终还是控制住了兴奋激动,只余下一个淡淡的笑容。

现在就高兴还为时尚早——但现阶段的收获却已经值得露出笑容。

在不久前,高文下令将一套魔网装置送到了忤逆堡垒的最深处,从名义上,这是为了让那位脱离神位的昔日“自然之神”闲时能够解解闷,但这件事背后其实启动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项目:尝试将神经网络最深处的“非指向性思潮”实用化,测试它是否能够用于解决神明的精神污染,甚至测试它是否能作为一种人工可控的工具,去直接影响神明的神性!

这听上去极为大胆,却并不是异想天开的想法——本质上,这个项目是在测试当初魔法女神弥尔米娜脱离神位、洗去神性的过程是否具备可重复性,是否具备可操作性,它是在同时具备现实个例和理论基础的前提下开展的正常科研项目。

然而能够想到把神明做过的事情当做参考,甚至把神明本身当做测试用的“工具神”……这种思路却让尤里不止一次在心中惊叹——高文无愧于“域外游荡者”之名,这种开阔而大胆的思路……还真是常人难以企及。

“节点学士,我们是否要更进一步?”一旁的研究员见尤里久久没有开口,忍不住谨慎地问道,“现在应该可以对‘那边’进行更直接的数据读取了,如果非指向性思潮能够稳定发挥效果,不久之后我们说不定可以考虑和幽影庭院那边直接交互……”

“……还是早了点,还需要更多的数据,”尤里想了想,还是摇摇头,“神明的精神污染有时候会呈现出难以察觉、潜移默化的变化,和直接且酷烈的侵蚀变异比起来,这种变化更加可怕和隐秘——我们有必要建立一个长期的观察组,所有在这间大厅中工作的研究人员都应该列入记录,等确认没问题之后再考虑进入下一步。”

说到这里,这位昔日的永眠者忍不住想到了曾经在奥兰戴尔地底蔓延开的“上层叙事者污染”,那段记忆如今回想起来还令人脖颈发冷。

研究员从尤里眼神中看出了严肃,立刻点头回应,尤里则在短暂思考之后又说道:“虽然现在还不到推进下一阶段的时候,但考虑到现阶段成果,今天我们可以试试将过滤之后的信号叠加到测试网络中看看反应……浸入舱那边还有多余的观察窗口么?”

“三号浸入舱刚刚空闲下来,”研究员立刻看了一眼手中的资料夹,但紧接着又抬头看了看正漂浮在半空、利用灵能歌声对整个大厅提供防护的灵能歌者们,“不过要进行叠加测试的话有必要提高大厅的防护等级,灵能歌者的力量可能不太够——人倒是不累,但这个伺服脑已经快满功率运行了。”

尤里跟着抬头看了一眼漂浮在半空的“实验室防护小组”,目光落在那颗正浸泡在水晶容器中、触须在半空耷拉着、看上去优哉游哉的大脑:“索林实验室那边说这种‘伺服脑’有着优秀的提升耐性……超个频吧,我们只做一次短时间测试。”

“是。”

研究员立刻答应,随后转身对半空的灵能歌者之一招了招手,待对方下降高度之后对其说道:“让伺服脑进入超频状态,我们需要一次短时间的高规格防护。”

身穿轻质防护服的灵能歌者比划了个没问题的手势,转身飘向上方的漂浮大脑,同时随手从防护服的战术腰包中摸出了一把糖豆——那优哉游哉的漂浮大脑瞬间精神起来,飞快地把触须伸向灵能歌者手中的糖果,半透明得水晶容器中则升起一阵气泡,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动。

站在地上的研究员抬头看着空中的情景,忍不住嘀咕:“……说实话,这还真挺诡异的。”

“……贝尔提拉女士鼓捣出来的东西一向如此诡异,”尤里表情复杂地说了一句,接着又忍不住仰着头提醒,“别超太狠了!血糖扛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