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原创纹身师

   顿时,整个包间里一片寂静,安静的可怕。

   扎托夫和卡丽娜惊恐万分地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四个佣兵,又看了眼方寻,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就好像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徒手抓住子弹,又徒手射出子弹将四个佣兵击杀……

   这种手段,完颠覆了扎托夫和卡丽娜的认知。

   这一刻,他们才明白,自己等人面对的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不过,能够做到这些事的,在黑暗世界也不是没有。

   但能做到这些事的家伙可都是黑暗世界的一方霸主。

   而眼前这小子只不过是一座小城的霸主,他怎么也能做到?

   扎托夫实在是不理解,也无法理解。

   哐!

   就在这时,包间的门被撞开,四个守在门口的佣兵冲了进来。

   花 · 容月貌

   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四个伙伴倒在地上时,同时拔枪上膛,指向了方寻和慕挽歌。

   扎托夫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赶紧挥手,怒声道:“把枪给我收起来!”

   他是真的怕了,他担心惹怒了方寻,自己等人都会没命。

   这四个佣兵虽然很疑惑,但还是收起了枪。

   “扎托夫先生,你果然是个聪明人。”

   方寻淡淡一笑,而后道:“当然,今晚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并不会杀你。

   不过,如果有下次,我会送你去见你的手下。

   别怀疑我是否能做得到,既然我说得出,那我自然做得到。”

   说完,方寻便牵着慕挽歌的手,转身离开了包间。

   直到方寻和慕挽歌离开,扎托夫和卡丽娜才感觉轻松了许多。

   刚才方寻在这儿让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力,让他们感觉到了窒息的难受。

   足足沉默了几分钟。

   卡丽娜道:“少帅,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扎托夫长吐一口浊气,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出去吧,我跟大帅联系一下。”

   “是!!”

   卡丽娜和另外四个佣兵点点头,然后退出了包间。

   等到包间的门被关上后,扎托夫便拿出一个特质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没一会儿,电话就被接通了。

   “扎托夫,事情办妥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浑厚的嗓音,说的是流利的英语。

   “大帅,方先生没有答应跟我们合作。”

   扎托夫如实回道。

   “没有答应?真是挺可惜的,这小子既然能整垮陈康明,那说明他比陈康明更有能力。

   不过,既然他不能为我们所用,那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扎托夫,赶紧干掉这小子,然后建立好新的渠道后就回来吧。”

   “大帅,我们的消息有误,方寻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如果真要杀他,我们‘黑刀’恐怕会付出不小的代价……”扎托夫沉声道。

   “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跟我仔细说说。”

   “是,大帅。”

   扎托夫点点头,然后将刚才发生的事如实告诉给了电话那头的人。

   听完扎托夫的话,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几分钟,才开口。

   “神州果然是个卧虎藏龙之地,一座小城的霸主都能有此等实力,真是让人惊讶。

   扎托夫,那你觉得该怎么做?”

   扎托夫想了想,道:“大帅,像方寻这种人,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

   这种人,能够与其为友,就千万不能与其为敌。

   就算做不成朋友,我们也最好是不要去招惹他……”

   “呵呵,扎托夫,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这可不像你啊。”

   “大帅,我只是在为我们‘黑刀’考虑,我不想让‘黑刀’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扎托夫沉声道。

   “嗯,既然这小子不愿意跟我们做禁品生意,那就跟他做其他生意,做他能够接受的生意。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小子很有潜力。

   如果可以,那我们就跟他做个朋友吧。”

   “是,大帅!”

   扎托夫点头答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后,扎托夫想了想,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哈哈,石王,好久不见啊,最近有没有兴趣谈笔生意……”

   ……

   方寻和慕挽歌离开会所后,天色已经很晚。

   所以,方寻便开着车载着慕挽歌直接回家。

   回家的路上。

   慕挽歌一脸忧心忡忡。

   她也没想到,方寻整垮陈家会惹上黑三角的‘黑刀’佣兵组织。

   毕竟,现在的麻烦已经不少了,如今有惹上了“黑刀”,这简直是内外不得安宁了。

   慕挽歌转头看向方寻,道:“方寻,如今我们招惹了‘黑刀’佣兵组织,恐怕以后麻烦不小啊……”

   “麻烦?”

   方寻挑了挑眉,“为何这么说?”

   “你今晚杀了‘黑刀’的四个佣兵,给了扎托夫一个下马威,你觉得他能这么轻易放过你么?”慕挽歌道。

   方寻淡淡一笑,道:“慕姐,今晚跟扎托夫打过交道后,我发现,这家伙虽然外表粗犷,但心思很细腻。

   而且,扎托夫这家伙也很聪明,并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

   所以,我觉得扎托夫应该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慕挽歌白了眼方寻,道:“你啊,总是把事情想得那么乐观。

   要知道,扎托夫那伙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你得罪了他们,他们怎么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方寻瞥了眼慕挽歌,笑道:“慕姐,就算他们真的要向我报复,你觉得我会怕他们吗?”

   “就算你不怕,那他们要是对你身边的人下手,你顾及的过来么?”慕挽歌担忧地道。

   “倘若他们真敢对我身边的人动手,我会让‘黑刀’的所有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方寻淡淡地说了句,脸色彻底冷了一下。

   慕挽歌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的,但一想到男人那强大又神秘的实力,她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电话突然打到了方寻的手机上。

   “谁打来的?”

   慕挽歌疑惑地问道。

   方寻拿出手机看了眼,撇嘴道:“是个陌生号码。”

   不过,方寻还是接通了电话。

   “请问是方先生么?”

   一个知性的女声传了过来。

   听到这声音,慕挽歌美眸一眯,盯住了方寻。

   这大晚上的,突然有个女人打电话过来,这着实不能不让慕挽歌多想。

   慕挽歌的眼神让方寻浑身有些不自在,总感觉像是出轨被抓了一样。

   方寻轻咳了一声,道:“我是方寻,请问你是哪位?”